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
默契的催眠术交易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11-24 10:07:12    文字:【】【】【

1930年,于光远15岁,他读到了一个英国物理学家写的一本书。

开始觉得不错,读到最后发现竟然讲到了灵学,他觉得很冒火。

作为上海土著,他见多了各种靠营销广告创业的灵学机构,玩扶乩请神什么的,一个大科学家怎么能写这种玩意儿?

1936年,于光远21岁,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自然科学研究会,三年后,他就亲自翻译了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著作。

要知道,在西方批判灵学最专业的哲学家就是恩格斯,他1898年写过一篇《神灵世界中的自然科学》,是许多灵学批判学者的理论武器。

于光远想必也读过,后来他反对「人体特异功能」的方法就是:看都不用看,只用唯物主义哲学理论就可以证明你们在胡扯八诌。

1936年的钱学森在做什么?已经在美国留学一年了,拜入了空气动力学权威冯·卡门的门下,专门研究火箭。

这个冯·卡门,小时候是个神童,6岁能不假思索地计算四位数乘五位数。

据说,钱学森还有个关系亲密的美国同学,这同学除了搞科研,还研究黑魔法——和特异功能差不多的东西,可以说是西方灵学的一支。


1945年,这个美国同学发表过一个演讲。

他说,意念是人类命运内心真实信仰的集合,无所不在,它可以使鸟鸣叫,可以使花开放,它的本质与量子物理的理论是共通的,而且是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方向。

这个说法,和钱学森晚年的一本书里的观点基本一样。

他说,特异功能和气功的本质原理,就是人类运用意念对人体或其他物体进行控制,而这些意念力的现象可以和量子力学平行研究,这是未来人类科技的发展方向。

这就不难想象,为什么到了1980年代,钱学森为何对「人体特异功能」抱有开放的态度,而于光远则认为那玩意和上海「灵学」是一样的把戏。

虽然现在没人再提「人体特异功能」,但那场争论没有不了了之。

1982年6月15日,中宣部发出《关于人体特异功能宣传问题的通知》——人体特异功能不是我们的研究重点,在科学上还没有充分证实之前,今后在报刊上不再介绍和宣传,也不要进行批评和组织争论。

不介绍和宣传、不批评、不争论。因此,可能研究仍在继续,但我们不知道。

如今来看,似乎这样也挺好。

因为很多时候,在泥沙俱下的浪潮里,就难免会出现奇怪的结果,利益纠缠,权威斗争,路线立场,乱七八糟。即使有了「三不政策」,后来的全民热还是持续了十几年。


一个人发现自己表演个气功,就能只手遮天,他能不骗人吗?

一个人发现自己会特异功能,就能鸡犬升天,他能不说谎吗?

全民动员,一不小心就变成全民催眠,而且还会自我催眠呢。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