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
心理杂谈|释梦体验之梦中的潜意识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0-08-13 08:08:30    文字:【】【】【
摘要:自古以来,人们就对梦有很大的兴趣。在我所接触的一些文献中,巫师、法老、牧师等和他们的信徒工作过程中都会去探索这些人的梦境,并给予梦境一些他们自己的解释。从现代理论来看,这些解释多多少少都反映了当时人们对自身的一些普遍的关注。在那个年代很多人都把梦看作是一种超人的力量,认为它能够主宰人的行动和命运。

一、关于梦

自古以来,人们就对梦有很大的兴趣。在我所接触的一些文献中,巫师、法老、牧师等和他们的信徒工作过程中都会去探索这些人的梦境,并给予梦境一些他们自己的解释。从现代理论来看,这些解释多多少少都反映了当时人们对自身的一些普遍的关注。在那个年代很多人都把梦看作是一种超人的力量,认为它能够主宰人的行动和命运。

有关梦的科学的理论,比较认可的是1900年弗洛伊德的《释梦》。这本书首次将梦作为一种生理、心理现象进行了研究。弗洛伊德的《释梦》唤起了科学界对梦的问题的关注。弗洛伊德认为梦是展现人内心世界的镜子。这种内心世界往往是被压抑而甚至是不为做梦人所知觉的。在弗洛伊德看来,梦反映的潜意识动机多半是性的要求。而现代的研究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他们更多地把目光聚焦于做梦者的个性、人格组成、生活环境以及童年经历等多个方面。荣格对弗洛伊德梦的理论的进行了拓展,他认为,梦还有一种自我超越的功能,此外梦还具有预测未来的作用。弗罗姆则认为梦是人处在非理性和野性的状态下的产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梦中所呈现的更接近于人的本能冲动。

有人声称自己从来不做梦,但对梦的科学研究表明,所有的人处于睡眠状态时都会做梦,人们不记得梦是因为清醒时能回忆起的梦,只占晚间梦的一小部分。而且在入睡早期做的梦,相对遗失的比较多,人们能够记住的,往往只是发生在下半夜的梦。在清醒状态时,人们意识层面会遗忘梦里的经历,以保持自己相对体面、完美的状态,而此时在潜意识层面已经有一些东西浮出,并悄然改变着我们的生活。

我发现这就是梦的魅力所在,它的呈现对我们的现实生活是有指导意义的,只是我们在很多时候是没有意识到的。而想要梦对自己的生活有促进作用,则需要我们走进梦,怀着虔诚的心去感知梦的神奇。

 

二、我与梦的缘

提到梦,就有很多画面涌上心头。梦与我的结缘还要追溯到我很小的时候了。记忆中最早、最深刻的梦是我在5~6岁时重复做的一个梦。

我梦见自己家门前左前方掉下来一块大石头,把地上砸了一个大坑,我好奇的跑过去看,只见地上一个黑黢黢的在深坑,什么也看不到。


后来记忆里这个梦至少又做过2次,因此也就一直困惑着,为什么总会做同样的梦呢?它有什么意义呢?缠着父母要结果,被怼回来:“不就是一个梦吗?没事瞎琢磨,有那时间去干点活!”。那感觉,就像是不务正业。但我却深深的被这个梦吸引,随着我长大,开始在周公解梦中寻找答案,后来开始买释梦相关的书,参加释梦学习,其目的都是要解开自己这个梦的困惑。直到有一天听到“潜意识”这个词,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梦就是潜意识在向我传递一种信息,但它在向我传递什么信息呢?带着这种好奇,我继续读与梦相关的书籍,学习释梦相关知识,直到我接触了荣格式释梦技术,并在积极想象技术的引导下,豁然开朗。这也让我更加惊叹于潜意识的神奇,也深陷于对梦的热爱。开始尝试着开展公益释梦、在心理咨询中与梦者探索他们的梦。

我对自己这个梦及自己其它梦的探索,让我确信原来梦是我们的无意识能量的释放,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平衡了我们意识中的一部分能量,让双方达到了一个平衡。梦促进我们的自我探索。


 三、梦与潜意识


对自己及他人梦的分析也让我意识到,梦就像屹立在大海里的一座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它常常是和一些客观现实相关联的。而许多的梦除了这些显性的意义之外,通常还有着深层的含义,这也就是梦所隐含的意义,它就宛如海上冰山隐藏在水下的那一部分,如果不深入水下,不去靠近它,是无法洞察它的存在,梦的大部分隐含的意义都在这冰山之下。它常常通过象征的手法表现出来。只有我们用心体会,尝试与我们的潜意识产生连接,这部分内容才能渐渐显现,被我们洞悉。


通常情况下,梦深层的部分是通过象征的方式呈现给我们的。梦的象征与真实世界及情感之间的联系是很微妙的,我们不能过于轻易地对这些象征意义作出概括。因为每个个体都有其特殊性,梦也有其自身的特殊性。我们去探索梦的过程中会发现,梦本身不过是围绕着某些点所构成的联想和记忆,因此梦的意义就在于做梦这个人身上。


梦常常把天然而未经粉饰的真实显现给我们。因此梦中的呈现,常常会令我们产生害怕、尴尬和羞耻感、我们的自我意识在清醒状态下就倾向于曲解梦的真实含义以保护现实的我们,这种情况尤其会发生在公开释梦的场合。


认识到了这一点, 在释梦的过程中,我通常会和梦者去进行沟通,了解这个梦在梦者自己那里有什么样的感受,有什么样的联想。当感觉到一个梦表面看来毫无意义。我通常会追寻他的隐喻表现。这时我更加强调的是梦者本人对梦的感受、对梦的理解。从而确定构成这个梦的核心,它的一些表象究竟意味着什么?当然,这一切都需要梦者的配合,只有当梦者感受的安全时,他的潜意识之门才能开启,并获取更多有意义的材料。

在一对一的分析中,随着安全空间的建立,梦中潜意识真实表达也就更容易呈现。这些被深深埋藏在心底的素材一旦得以释放,并被重新认识和建构,一个新的自我就呈现了。这也是为什么一对一的释梦更能促进人的自我成长的原因。  

 

 四、梦的潜意识素材

 

影响梦的因素会有很多,比如外界的刺激、肌体的需求都会成为梦境的素材。另外,人的梦境也会和身体相关,比如体虚的人睡梦中就经常会梦到自己的状况不好。


通常近期发生的事件也会成为梦的素材。今天主要和大家分享一下,由近期发生事件、外界刺激引发的梦境。这类梦境往往都会激发起我们内在的、沉淀在心灵底层的一些东西。而这些是不被我们的意识所觉察的。在梦中,梦主人既是剧作家、又是编导、演员、有时同时还是观众。他往往会草拟了许多材料构成我们的梦境,并将我们潜意识想要表达的东西呈现出来。


一位因中考焦虑咨询的来访,报告了这样一个梦:去爬山,路过一个陡坡,很多人都通过了,其中也有她的同学,她努力地想追赶上他们,却发现前面有一条狗趴在那里,她被吓醒了,身上出了一身汗。


沟通中发现,这个孩子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但每次面对考试,都会精神紧张。她说近期并没有出去游玩的经历,也没有碰到狗。在放松后,重新进入梦境,让她去面对那条狗时,她表现出了恐惧,尽管那只是一条小泰迪犬。


意识层面她并不怕狗,因为家里还养着狗。但当她慢慢放松后,回到梦中,她回忆起一个3岁左右的小女孩惊恐的面对着扑向她的小狗。(后来和她的妈妈证实,在她2岁多时确实被狗追过、吓过,)因此当现实让她感受到恐惧害怕时,在梦中就启动了小时面对狗时的恐惧、逃跑的模式。想逃离,不愿意参加中考。


我陪伴她, 和她一起远远的观察那条狗,看着它,感受狗的状态,慢慢的,她放松下来,可以靠近那条狗,我鼓励她尝试着和狗对话,把自己担心、害怕、恐惧的心情表达出来。最后,她发现那条小狗不再对她具有威胁性并可以靠近它。回到现实,她意识到梦中恐惧的事件是她所面临的中考,当她可以面对那条小狗后,经过进一步的工作,对考试的焦虑也下降,并顺利参加了中考。 

从这个梦中我们看到,  童年时期过往所经历的一切,都依然会存在于我们的内心中,他们在平时不会浮现,似乎被我们的意识忘却,但却藏身于我们的潜意识的暗房里,在潜意识的某个隐秘的角落里,当有外界现实刺激时,  潜意识就浮出水面。当我们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对自己的潜意识加以照顾和培育。我们就有了治愈的力量。


也许有人会问那治愈的力量来自何处呢?我想说,治愈的力量就来自于你的身体,来自于你对事件的解读。这种解读就和你学游泳、跳舞一样,只要你一遍遍与它相遇,与它为伴,它就会成为你财富的源泉,当然这一切需要专业人士的陪伴,尤其是那些可能带来强烈情绪的梦,有专业人士的陪伴是非常必要的。

 

五、相遇潜意识

 

在荣格《潜意识与心灵成长》中有这样一段话:一般来说,潜意识领域中的任何世界都以梦的形式向我们展现,在梦中,它并不作为理想的思想出现,而是作为象征性的意象浮现出来。

因此,要想了解梦,需要对梦中出现的材料的象征意义有所了解,而一旦开始工作一个梦,则需要将我们多了解的有关梦中的象征统统丢到一边,只把梦者放在主位,去聆听梦者的表达。

比如我们知道钥匙、 棍子等这一类长型的物体都具有一些性的意象。当看到或听到一个人在梦中梦到了这一类物质的时候,我们会去想象他可能是一个性梦。而且在多数情况下这一思路都是正确的,但是,这种方式也会曲解梦者。在我释梦的早期,就曾经有过这样的失误。

这个梦者是一位17岁的男性,他表述经常梦到自己去开房间,却总也找不到钥匙。我们看,这个梦中,有着明显的性意象的材料:锁、钥匙、开房间。记得当时刚开始学习释梦,听到这个梦时,我几乎笃定它就是一个青春期孩子与性有关的梦。但在后期的沟通中,我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我甚至为自己这样的失误感到羞愧。迷茫于自己是否真的适合去给别人释梦。


与这个梦者的持续工作让我意识到,释梦的过程中,必须着眼于梦者,梦者才是自己最好的释梦师。我也意识到在与梦工作时,需要放空自己,忘记所学的知识,只是全身心的和梦者在一起,贴着梦者的感觉走。聆听梦者自己潜意识的呈现。

这次的释梦经历以及后续的释梦经历也让我认识到:释梦的真正意义不是武断的下一个结论,而在于弄清楚为什么在这个人的梦中,他潜意识地选择了钥匙,而不是铁棍。当我理解了梦者的选择时,我发现一个人梦意象即便有明显的性的指向,而结果可能也会与我的猜测大相径庭。我所要做的是保持一颗好奇的心,去了解梦者、贴近梦,洞悉梦中的意象对梦者的意义。


与梦者相遇的过程让我认识到,释梦的过程就是陪伴梦者,与梦者的潜意识相遇的过程。在洞悉梦者的潜意识时,弗洛伊德和荣格所采用的方法是不同的。弗洛伊德鼓励梦者的“自由联想”。而荣格认为“自由联想”很容易让梦者联想到的一些可能偏离梦的材料。荣格提出了“积极想象 ”,他认为“积极想象 ”是 紧紧围绕着梦本身进行,是让梦者在心中呈现出一幅图画。释梦就是紧紧围绕着梦的图画进行工作,而不去理睬任何由梦者做出的尝试逃离梦本身的企图。

 

所以在和梦者工作的过程中, 我会尝试去了解一下这个梦者,是想很快的知道梦在告诉她什么,还是想去感受梦的意义,因为如果只是想知道梦告诉他什么,潜意识是会阻挠的,如果梦者愿意去探索梦的意义,我会反复的强调,让梦者回到梦的本身,更多地走进梦,走近无意识,感受一下他的梦在说些什么


释梦中我还发现,梦中还有大量晦涩难解的想法、一些模糊不清的材料。只有沉浸在梦中,才能慢慢的看清它们。这就让我想起,我们有时候会在房间里打圈圈,寻找自己要取的东西,却忘记了要取的是什么,然而当我们回到原地,经由潜意识的引导。我们会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所需要的是什么。这也许就是潜意识的神奇之处吧。因此,释梦过程中尝试与梦者的潜意识相遇,梦者会觉察到某些即将潜入意识的东西,自己的梦也就漫漫的清洗起来,也会慢慢的意识到梦在对自己说什么了。


这让我想起《潜意识和心灵成长》中的一个例子:一个女人,顽固、偏见固执。她对于别人所说的一切都置若惘闻,与她争论也不会有结果。不过,她的梦却采取一种迥然不同的方式来暗示她的固执与偏见。一天晚上,她梦见自己去参加一个重要的社团聚会,女主人在迎接她时说“你能来实在太好了,你的朋友都在这儿等你呢”。接着,女主人打开房门,梦者迈了进去,结果发现这是一个牛棚。这一梦的语言所表达的含义,梦者起初不愿意接受,因为它直截了当地击中她自我中心的状态。但过了一段时间,她不得不接受梦的这一呈现。由此我们不得不惊叹于梦的鬼斧神拆之功了。

其实,梦的总体功能是恢复我们的心理平衡的。通过生产梦的材料,梦中呈现的“事实”会弥补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遗憾或不切实际的想法,以一种微妙的方式重新建立人们的心理平衡机制,这就是梦的互补性机制。


我们知道,在梦中,人们会有不切实际的想法,其实所有的出现无所谓好坏,任何一个意象,很可能既有阳面,也有阴面。因此只要根据梦者的特点,多侧面理解,给予回馈,就可以促进梦者的成长。比如梦者喜欢站在梦的阳面,听“入耳”的、好听的话,我可能会选择站在梦的阴面;反之,如果梦者总是从消极的角度理解一个梦,这时我会选择站在梦的阳面。我这样做并不是有意要和梦者唱反调,而是从成长的角度出发,希望梦者从相对中性的角度去尽量客观看待一个梦。


比如一位梦者梦见和习大大一起吃饭。沟通中了解到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出去打工,自己由姥姥带大。他渴望和父亲接近,但又很惧怕严厉的父亲,经过分析,他意识到这个梦源于他想要靠近父母。

由于这个梦者有着较强的自卑和被抛弃感,在以往的梦中充满自卑和怯懦的情绪。所以面对这样一个有着积极建构的梦。我没有向他表明他的意愿是多么孩子气、不切实际,而是和他一起感受这个梦中积极的一面,重构梦中的积极意象,建立他与权威人物的联结,激发内在的潜意识能量。

 

在诸多的梦中,还有些梦是具有预测的作用,提示梦者可能面临的处境。

有一个梦者梦见,爬上了一个高台子,他想从台子上下来, 感觉梯子摇晃的厉害,又爬了回去,感觉有几个坏人在下面,这让她很害怕,不敢再往下走,这时一个女人走过来,握了握她的手。


这是一个正在我这里做体验的咨询师的梦,这个梦的探索让她看到了自己目前所处的状态,释梦互动中,她感受到握着她的手给她的踏实的感觉,感受到了鼓励,传递给她一个信息,她可以安全的走下去,尽管很害怕,带着这种感觉,在放松的状态下,引导她在积极想象中重构了她的梦,最终鼓起勇气走下了梯子。这增强了她的自我力量,也让她意识到更落地的进行自我探索之旅的重要性。 

在释梦中我还发现梦者有时候会忘记一些东西,只依稀记得梦中的一个片段,一个场景或者模糊的人,这种情况下好好的利用这个点滴的素材,常常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因为这点滴的素材会让梦和潜意识联系起来,让潜意识所呈现的东西变得清晰,我发现,其实这遗留的梦的印记正是潜意识留给我们的礼物,只要我们用心的去陪伴、用心的去聆听,就一定会呈现给我们不一样未知。这也是我在释梦过程中一直体验着并得到证实的。


所以在我看来,带着虔诚的心去陪伴潜意识,与潜意识相遇,那我们就一定会收获成长。好,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陪伴和聆听,也希望和更多的朋友有一些交流。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20  催眠之家   粤ICP备11005884号-X